679.第679章 大结局(合并章)(1 / 1)

叶霄不说话,赵志泽也不以为意,继续散漫的道:“常言生产时痛不欲生,更有人会喊到声力衰竭,朕来了这么久,为何都没听到王妃喊疼?”

这就叫那壶不开提那壶了!

叶霄恼的正是玲儿一声不吭,死死的咬牙强撑,皇上却故意在他面前说。

“朕都有些紧张了,来人啊,赶紧宣御医!”叶霄越强装镇定,赵志泽就越恶趣味十足。

如今还有谁不知道,刘玲是叶霄的那片逆鳞,更是他定武王的心肝尖尖。

叶霄黑着脸,薄唇抿的铁紧,深幽的眸子,犀利的扫向赵志泽。

赵志泽恍若未见,继续招着手,让人去宣御医。

跟得时间久的亲随们,都知道皇上和定武王情谊深厚,明白皇上只是在刺激叶霄,因此无人敢动,只是象征式的退出院子,守到了外面。

叶霄平息了口气,眯起眼道:“皇上最近很悠闲。”

赵志泽扬了扬眉,心情愉悦的道:“定武王莫非嫌弃朕,在这里碍眼了?”

说是这么说,可赵志泽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

叶霄深吸了口气,挫败的转身就往屋里走。

这边的赵志泽看到叶霄破功,心情就更加愉悦了,闷笑中暗道,叫你强装镇定,想当年,他第一个孩子出世时,他急的团团转,可叶霄呢,半天不吭声,一吭声差点没把他急疯。

当时他说什么来着,他说:不是死就是生!

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这个仇怎能不报?

这时,屋里正在痛不欲生的刘玲,死死的咬住被子,痛的满身是汗。

她是多想吼一句:我不生了!

可吼了有什么用?

该痛的,还是得痛,该生的,还是要生!

欧阳一个大男人,被叶霄强行勒令,站在屏风的后面指挥全场。

而小丫一脸懵懂的站在欧阳旁边,恐惧的直缩脖子,喃喃的道:“姐姐脸都痛青了,欧阳,到底还要生多久啊?”

姚涵急的不停的给刘玲擦汗,嘴里说着:“王妃,您要是痛的厉害就喊一声,喊出来会舒服些。”

王妃……

是的,新皇登基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封赏群臣,叶霄被封了定武王,而她,自然而然的水涨船高,如今,她已是定武王妃了。

沈婆婆悬着心时刻注意着被子下面,心疼的望着刘玲道:“喊两声是会舒服点,玲子啊,你别强忍着,看情况,还得要点时间才能下来,这宫门还没全开呢。”

刘玲听完,都有些想晕,这身子果然还太幼小,这都阵痛了两个时辰,羊水都没破,真要把她折腾到死去活来,熊孩子才肯出来见见世面么!

痛啊,痛的她真心不想说话,也没有那个心思去叫,此时此刻,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那就是生,赶紧生。

这时欧阳在外面道:“你怎么进来了。”

“还要多久?”叶霄面沉如水。

他确实是在强做镇定,此时他心手全湿,感觉比面对千军万马,还要紧张,还要心慌气短。

尤其是玲儿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忍不住了就喊几声,从始到终,她都是一声不吭,越是这样,他就越着急,可偏偏皇上摆明了想看他笑话,那种憋屈,快要让他怒不可遏了。

“玲子羊水未破,宫门也只开了四指,只怕还要一柱香。”欧阳摸了摸鼻子,一脸高深莫测。

女人生孩子急不得啊,那怕他医术再好,也没办法。

不过呢,玲子也确实让人心焦,她若喊两声到还好,至少外面的人,不会在安静中心烦意乱。

“玲儿,为夫就在这里。”叶霄盯着屏风,再三衡量后,决定往里走。

欧阳赶紧伸手拦着道:“玲子说了,不准你进去。”

叶霄脸黑的快要滴出水来,犀利如北极星般的眼眸,刷刷的朝欧阳飞眼刀。

欧阳无奈的头皮发麻:“你凶我也没用,之前玲子说了,如果你要进去,她就不生。”

叶霄后槽牙都要咬碎了,玲儿说这话时,他确实在场,他想了几个时辰,都没想明白,为何玲儿不让他陪在身边。

他都不在意那劳什子的污秽了,她居然死活不准他进去,为的是那般?

百思不得其解下,越是等,他就越焦躁。

一抬手,就要硬闯时,欧阳把小丫横到了叶霄面前,摸着鼻子道:“不要为难我嘛。”

“让开!”叶霄气的从牙缝里挤出字来,心里打定主意,若是不让,他就动手了。

小丫眨了眨眼,搓着手道:“主人姐姐不让你进。”

叶霄真的快要暴走了。

就在这时,疼痛难忍的刘玲,总算闷哼了一声,沙哑着声音低吼道:“别让他进来,进来我就不生。”

“这是为何?”为夫担心你不知道吗?

叶霄怒的磨牙!

“不准进就是不准进。”刘玲固执的低喊,心里的邪火满天飞。

尼玛,她痛的快要抓狂了啊,而让她这样痛的罪魁祸首,就是叶霄,她生气。

反正没有理由的,她就是不想让叶霄陪着她生孩子,现在她是产妇,她最大,她就要任性了,你想怎么滴?

“玲儿!”叶霄头上的青筋都在跳,心里焦躁的想着,他就是独自一人冲锋陷阵,面对百万雄师,他都可以眼都不眨,可面对玲儿生产的鬼门关,他就压制不住恐惧。

尤其还是在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声音的情况下,他的心里就更加焦急。

就在这时,外面的门房报到:“禀王爷王妃,月涵生月大家,以及梅落芽梅先生到!”

刘玲牙关一松,心里惊喜的一颤,涵生和落芽总算来了么!

真是太好了,她的《致远斋》,可以在逻也的王城重新置办起来了。

叶霄沉着脸,死死的盯着屏风,无意去外面接见二人,此时此刻,没什么事情比玲儿更重要。

风尘仆仆赶来的月涵生和梅落芽,一进门就看到新皇赵志泽也在此,立马大礼参见。

赵志泽喊了平身之后,梅落芽就有些心急的道:“皇上,赵志杰让白家三兄弟,领着七十万大军,已经在河金城外扎营了。”

赵志泽神色未变,思付道:“朕已经知道了。”

梅落芽和月涵生,看着八风不动的赵志泽,诧异的对视了一眼,暗自猜测,估计皇上和叶霄,已有了张良计,便不再多言的看向厢房门口。

月涵生瞄着那好像没动静的厢房大门,喃喃道:“我师傅呢?她不在吗?”

“对啊,师傅怎么不出来见我们?”

叶霄黑着脸,压着无边无尽的心火,冷道:“没空!”

“噗”赵志泽毫无形象的笑的乐不可吱,拍着手道:“玲子确实没空,哈哈哈。”

月涵生愣了愣:“皇上笑什么?师傅她为何没空?”

痛到说不出话的刘玲,翻了个白眼,咬牙喊道:“你说的白家三兄弟,可是白毅他们?”

听到刘玲的声音,月涵生和梅落芽欣喜的,不由自主的就上前了三歩:“师傅!”

“师傅,我们来了。”

此时的叶霄,脸色真快要崩不住了,这个时候,玲儿居然还关心白毅!顿时他就想起那一次白毅中媚毒,差点就跟玲儿有了夫妻之实的事情。

本来痛到脑中一片空白的刘玲,控制不住的,脑海里就掺加了许许多多杂七杂八的事情,低喃了一声大哥后,瞬间想到,上一世的荷桥兵变,以及叶霄死在自已人手中的事情。

骤然,刘玲感觉腹中巨痛,下坠感几乎要把她撕裂。

“主帅可是白毅?”压抑中,刘玲一声大吼。

屋外的月涵生和梅落芽,神情变了,他们下意识的认为,师傅出事了。

“师傅,你怎么了?”

“师傅……”

“你们俩给我闭嘴!”叶霄狂怒的站了出来,此时他想杀人了,他非常介意,在这个时候,玲儿询问白毅。

惊愕的月涵生和梅落芽,倒抽了口气,而站在院里的赵志泽,却是笑的阳光灿烂,对他来说,这样的叶霄百年难得一见,他不虚此行。

没有听到回答的刘玲,固执的又是一声大吼:“快告诉我……呼呼呼呼……主帅是不是白毅?”

沉重的呼吸下,暗藏着压制不住的痛苦,外面的月涵生和梅落芽总算察觉到了什么,两人正要开口,所有人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啼哭……

“哇……”

“生了,生了,总算生了!”沈婆婆惊喜的大喊。

欧阳纳闷的道:“这么快?按理应该还要一柱香啊,宫门不是还没全开吗?”

小丫大喊:“呀,我是小姨妈了!主人姐姐太棒了。”

……

那一声啼哭,震惊了叶霄,他回头望着屋内的屏风,这一刻所有焦躁和介怀,全都消失不见,溢满胸口的,只有两个字,生了,他的玲儿生了,替他把孩子生了下来。

回身,迈歩,有如旋风般,无人能阻挡的冲了进去。

喜愉、焦急、关怀、怜惜的目光,快速的扫过屋里所有人,最后定晴在满头是汗的刘玲身上。

看到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小脸虽是苍白,但涨的粉红,眼中虽有疲惫,但星光点点,顿时,叶霄感觉,天地之间寂静无声,他的眼里和心里,唯一能看见的,只有她一人。

刘玲看到叶霄冲了进来,无力的摆了摆手,生产前的那股子邪火,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霄握着她的手,慢慢的在塌边坐好,他那刀削斧刻的脸部线条,柔和的仿佛溢满光华。

“玲儿!”

“总算是生了。”

“辛苦你了。”

刘玲瞥嘴,回想之前,自已死活不让他进来,那种任性到不能理解的邪火,尴尬的咳了数声,然后旧话重提道:“真的是白毅大哥带兵来攻打了吗?”

叶霄清冷的哼了一声,对她老想着白毅十分不满,忍不住的半眯起眼不吭声。

又进入惜字如金的模式了,刘玲无奈的翘起嘴,孩子都生了,他怎么还这样小心眼,再说了,她和白毅之间的原由,他不是已经知道了嘛,过去的事情,他又何必再介怀。

她现在担心的是,叶霄上世死在自已人手里,这个自已人,是不是白毅。

“夫君,你告诉我,是不是他?”刘玲问的含蓄,只有叶霄能听明白,她问的是什么。

叶霄皱眉,迟疑了几秒后道:“别担心,不会再出现以前的情况了。”

上一世,他和他各为其主,他也确实是死在白毅手里,但这一世,人心早就变了……

如今天下局势转变,他的主战场不会在赵氏王朝,而是逻也,西边的疆域无限广大,一个小小赵氏王朝,再也不能左右什么。

赵志杰不过就是跳梁小丑,对天下大局无关紧要……

至于河金城那边,有胡小飞和陈小洁在,他半点都不担心。

在叶霄炯炯有神的目光里,露出一丝轻蔑和傲然,片刻后,他收敛了波动,转头看向沈婆婆手里的粉嫩人儿。

那是他和玲儿的骨肉。

上一世没能拥有的,这一世,总算有了个圆满。

“是个男孩。”沈婆婆欢喜的不能自已,见叶霄看了过来,轻手轻脚的就把小小人肉团儿,交给了叶霄。

刘玲蹙眉沉思中,就见叶霄如同抱着个易碎品一般,舒眉垂帘道:“他长的像你,叫凌风吧。”

“凌风?叶凌风?”思路被打断,刘玲这才想到,她应该要看一眼好不容易怀胎十月,才生出来的孩子。

移目,就见叶霄抱着襁褓中的粉嫩团子,半垂的侧脸嘴角轻扬,清冷但柔和的目光之下,是她刚刚生下的小小人儿。

从她的角度,她看不见孩子的相貌,但能看到孩子粉嫩如莲藕的手臂,那有如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的细腻娇嫩,不知不觉的就让她,思绪渐消,取而代之的,是浓到散不开的爱恋。

“为何要叫凌风?”她伸出手,去轻轻触碰孩子的手臂。

叶霄回眸,慢慢放孩子放到她的身边。

五官一入眼帘,刘玲就低呼的轻抽,眼里如流光缀玉般的溢满了惊喜。

好漂亮的小人儿,那眉,那眼,那薄薄的,但棱角分明的红唇,明明就是第二个叶霄,漂亮精致的,就像一个小小天使,奇妙的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这时叶霄倾斜着身体,从上而下的俯瞰着她,慢慢的凑到她唇边,轻轻一吻,喁喁道:“往生兜转,今生明悟,只想永生永世,悦玲儿一人。”

性感的呢绒,骤然让她飞满红霞,亲呢的触碰,更是让她心弦颤抖。

他的话,她听明白了。

他在两世中兜转,曾经,就像风一样,无根无魂,至到今生今世,他才明悟到,风过只为铃响,他眷念着她,只想永生永世的爱她一人。

她呢?

她何偿不是如此?

她也兜兜转转了三世,两世的香消玉殒,总让她不得圆满,如无根的浮萍,今生遇见他,能和他相爱相知,携手共进,何其不满心眷念,羡煞旁人。

“三生翘首,碧落黄泉,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我还没遇见你,夫君,不管将来如何,我都心悦夫君,至死不渝!”

叶霄笑了,笑的破冰碎玉,绝代风华。

心胸震荡中,醉人般的亲吻落下,就像盖了个印章般的道:“至死不渝!”

他两世为人,她三世为人,兜兜转转只为了找到彼此,缱绻相依,不管将来还有没有荷桥兵变,也不管还有多少风风雨雨,叶霄相信,他们此生如此时,恩爱两不疑!

(完结)

小剧场:

远在河金守城的胡小飞,接到飞鸽传书时,已是三天之后。

胡小飞啧啧啧的把信丢给陈小洁,道:“叶霄当爹了,小洁洁,咱们什么时候也生个孩子?”

陈小洁看完信,挥舞着拂兰指,眼波流转道:“你什么时候让白毅带兵投降了,我就什么时候给你生娃。”

胡小飞哼了一声:“这还不简单,白毅本来就是叶霄的暗棋,七十万大军那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哈哈哈哈,赵志杰估计要吐血三升了。”

陈小洁惊呆:“什么时候的事?”

“不告诉你。”

“臭虫飞,你找死!”

“嗳哟,我好怕怕!”

小剧场

某日夕阳下,周瑞锋看着自已的弟弟道:“阿朗,你心里还装着玲子吗?”

周瑞朗目光闪烁了一下:“大哥,如果当年……我勇敢一点,幸福是不是,就唾手可得?”

周瑞锋摇头:“不会,你和玲子没那个造化,那是命,她和叶霄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事隔多年,每每回想,周瑞朗心里,依然刺痛,但却没的反驳大哥的话,只是喃喃的道:“是啊,那是命。”

可不管,是不是命,今生今世,他都不会再远行了,他会做好他的二叔,在她身边默默的守护她一辈子。

小剧场

漫天黄沙滚滚,一身铠甲的白毅端然骑在马上。

随同在侧的白骞,顺着大哥的目光,看向逻也王城,似有所悟的道:“听说,她生了个儿子,叫叶凌风。”

“是吗?”白毅瞳仁缩了缩。

“致远斋名扬天下,刘玲已成了文人心中的大儒,如果她真是纤儿,也算圆满了吧。”

白毅一言不发,不停的问自已,她真的纤儿吗?是那个他最宠爱的妹妹纤儿吗?

那样的腹疑,好像纸片飞舞,向来话不多,但智商极高的白骞,在看了一眼白毅后,话音一转,字字笃定的又道:“大哥,有些人外貌也许会变,但内在的灵魂却永远不会变,我相信,她就是纤儿,也只能是纤儿,你说是吗?”

白毅深吸了口气,怅然之间,胸口如落下一个重物,敲的他钝痛,但痛过后,他却发现,紧锢的心弦,松了。

“是啊,她是纤儿。”

小剧场

跟黄沙戈壁不同,这儿是一片祥和的蓝天白云,云卷云舒之下,是云雾缭绕的青山绿水。

手上再无禁锢的小丫,放开手脚奔走在丛林之间,欢快的自由自在,更惊起了无数飞禽走兽。

披着一头银发的欧阳,慵懒散漫的走在林中小道,点点阳光透过树叶,化成璀璨的光环,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歩,两歩,三歩“砰”的一声。

小丫从高处荡下,好不欢快的喊道:“欧阳接住我。”

欧阳懒洋洋的扫了她一眼,指尖只是微微一动,小丫落下的身体,就定在空中一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那双空灵的眼珠,还在来回乱转,此时此景,就好像时间都被欧阳定住了,万物都不会再流动那般。

欧阳上前,轻松写意的抱住定在空中的小丫,长叹了口气道:“我教你修仙可好?”

“像这样,动动手指,就能让人不能动弹?”小丫天真无邪的眨眼。

“这叫定身术,想学吗?”欧阳无奈。

“想。”小丫回的异常干脆,双眼大放光彩后,紧跟着道:“如果我要学会了,以后咱们再也不用愁没肉吃,也不用那么费劲的打猎了。”

“……”

欧阳无力的垂下肩,望着前面若隐若现的仙山入口,默默的想着,今日回山,那些仙禽仙兽,怕是要倒霉了。

“好,吃吧,回山之后,你尽管敞开肚皮吃,什么最漂亮你就吃什么。”欧阳豁出去了,一脸咬牙切齿的道。

小丫立马夫唱妇随,表示赞同的拍了下欧阳,然后指着小道前面……

就见一只流光溢彩的仙鹤站在哪。

“它能吃吗?”

欧阳笑了,立马回道:“能,只要你学会了定身术,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做了几百年接引的仙鹤听完,仔细的看了眼小丫后,顿时吓的翅膀一拍,口吐人言的道:“不好了,欧阳回山了,还带了个想吃我的丫头!救命啊!”

小丫风中凌乱:“……”

仙术,仙术,刚才他说什么来着,修仙?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