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你对我的女儿做出这种事,还想着跑么?(1 / 1)

“什么霓羽族,我根本不记得,如果你想杀我,只要现在割下我的头颅就行了,何必扯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姒武穆搜肠刮肚,实在没有想出任何有关山海之战霓羽族的信息,便以为是

秦桧之听了,笑声愈发苍凉““莫须有?好一个莫须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能把别人的毁家纾难之仇给埋没!十年前的山海之战,你率领三百亿军队,去抗击六百亿东瀛军士的入侵,有人出谋划策,以山海星系的核心制造大型黑洞,引发星系崩溃,一举埋葬东瀛神风国的有生力量。”

“咳,我记得我拒绝了那个提议,山海星系虽然只有一颗生命星球,但那颗星球上也有将近七十亿的人口……”姒武穆咳出一口鲜血道。

秦桧之面色的神色愈发疯狂:“对,你是拒绝了黑洞打击,甚至还说什么……王乃万民之父,不管是多么偏僻的地方,只要是联邦的子民,你就会当做孩子一样看待,这世上没有父母抛弃孩子的道理。军人的天职就是保家卫国,如果打仗还要靠牺牲平民来获胜,那还不如直接投降。因为今天可以抛弃一批人,明天就可以抛弃更多的人……”

随即他呸了一口:“真是伟光正的回答啊,真是标准而丑陋的官方嘴脸啊,说得是那么好听,可结果呢,你不过是两权相害取其轻,以我三万霓羽族换那颗行星上的七十亿生命而已。用维度打击将东瀛军士驻扎的那片星域抹去了,同时抹去的还有我三万霓羽族的性命……”

“……我根本不知道那片星域除了东瀛军士以外还有名为霓羽族的存在。”姒武穆再次咳出一口血。

秦桧之上前一脚踹向姒武穆的腰间,接而怒斥道:“苍白无力的狡辩!你那句王乃万民之父。没有父母抛弃孩子,那我霓羽族的生民呢?他们不是你的孩子么?”

腰间的伤口被秦桧之一脚踢得裂开。血液不住的从身体里流淌出来,地面上的砂砾都被染红了一大片。谁也没注意到一些血液被挂在她腰间的凤皇斧吸收。

伤口撕裂的痛处让姒武穆的声音有些发颤:“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么你知道她么?”秦桧之突然一指他身旁的黑衣人。

“她?”姒武穆勉强转过头看向那个黑袍人,手微微的握成拳头。

“何必自欺欺人!心里不是早就有了猜测么?”秦桧之冷笑着将一块玉石砸到姒武穆的脸旁。

姒武穆看到那块玉石的时刻,眼眶瞬间红了,酸涩感在鼻腔酝酿:“她是……”

姒武穆想起了那个本应远在朝歌,笑她歌如黄鹂,为她捻着菩提祈求她早日归来的白衣女。

泪水终是没有忍得住,不争气的从眼中滚滚而下,似断线的珍珠,她望着天上的恒星。就像是古佛青灯的灯芯惶惶闪动。

这一瞬间,她终于知道折跃坐标到底是怎样暴露出去的,也知道了鲲虚和鹏举舰队的智脑系统到底是谁种下的病毒了,更知道这一路她怎么藏都无法逃脱禁龙卫追击的原因了。

是她!是她挚爱着的那个女人!剑初寒烟!

“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她嘶哑的质问那个黑袍人。

黑袍人沉默了一阵,将兜帽摘下,露出那标志性的银色长发,又将面具摘下,不是姒武穆的恋人剑初寒烟又是谁?

“背叛?她从来都不曾钟情倾心于你,何谈背叛之说?”秦桧之代剑初寒烟答道。

“……他说的是真是假?”姒武穆先是沉默随后质问剑初寒烟。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同性恋!甚至我厌恶同性恋!”剑初寒烟说着不留情的话。

姒武穆还待问话:“那你为何……”

秦桧之早就预料到姒武穆会问什么问题了。他直接道:“我和她是九鼎学院的同一届学生,我们很早就交往了!她会和你交往,也只是为了帮我报仇!”

得到回答姒武穆心若死灰,失魂落魄。她闭起眼睛,一声叹息:“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秦桧之看姒武穆心若死灰。萌生死志的模样,心中出奇的出现一种空虚感。而不是想象中大仇得报的畅快淋漓,念头通达之感。

他一挥手。示意天上的飞艇部队准备集火炮击,让这位有着第一战神之称的戢武王彻底的消亡。

他拉着剑初寒烟向远处的山坡走去,行走之间,他能感受到从剑初寒烟那只手的微微颤抖。

秦桧之安慰道:“哪怕是一只宠物猫,养久了死了都会伤心,更何况是一起生活了五年的人呢?想哭就哭吧,我的肩可以当你的依靠。”

剑初寒烟摇了摇头:“不,我并不伤心。”虽然嘴上说着不伤心,但她微微发红的眼圈已经出卖了她。

秦桧之将剑初寒烟搂住:“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再为了复仇而奔波劳累了,等我这次回去,我便辞了宰相一职,与你泛舟星海……”

“你怕是没有机会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穿透虚空,向着凤皇斧汇聚。

秦桧之与剑初寒烟只觉眼前一晃,无形无相的精气神化作风之源流从四面八方回旋而至,朝着同一质点汇聚。

那并非是真正的风,而是无数念头的集合体,包括痛苦、快意、仇恨、悲伤、喜悦……但当你用心去感受时,却会有一种无数人匆匆从身边走过的错觉,虽然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所有精气神源流流汇聚成形,只见一道人影从虚空中出现,白衣描似画,横霜染风华。他一来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身着白金色的铢衣,淡淡的白金光晕笼罩周身。衣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无暇的透明宫羽在身后随风飞舞,衬得他如同天人一般,还有那长及蜂腰的髻瀑青丝,华丽而随意地倾泄了一身。

他淡然的面容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华,其身姿超凡而孤高,脸颊上挂着淡漠的笑,冰冷而拒人千里。

“什么霓羽族。我根本不记得,如果你想杀我,只要现在割下我的头颅就行了,何必扯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姒武穆搜肠刮肚,实在没有想出任何有关山海之战霓羽族的信息,便以为是

秦桧之听了,笑声愈发苍凉““莫须有?好一个莫须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能把别人的毁家纾难之仇给埋没!十年前的山海之战,你率领三百亿军队,去抗击六百亿东瀛军士的入侵。有人出谋划策,以山海星系的核心制造大型黑洞,引发星系崩溃,一举埋葬东瀛神风国的有生力量。”

“咳。我记得我拒绝了那个提议,山海星系虽然只有一颗生命星球,但那颗星球上也有将近七十亿的人口……”姒武穆咳出一口鲜血道。

秦桧之面色的神色愈发疯狂:“对。你是拒绝了黑洞打击,甚至还说什么……王乃万民之父。不管是多么偏僻的地方,只要是联邦的子民。你就会当做孩子一样看待,这世上没有父母抛弃孩子的道理。军人的天职就是保家卫国,如果打仗还要靠牺牲平民来获胜,那还不如直接投降。因为今天可以抛弃一批人,明天就可以抛弃更多的人……”

随即他呸了一口:“真是伟光正的回答啊,真是标准而丑陋的官方嘴脸啊,说得是那么好听,可结果呢,你不过是两权相害取其轻,以我三万霓羽族换那颗行星上的七十亿生命而已。用维度打击将东瀛军士驻扎的那片星域抹去了,同时抹去的还有我三万霓羽族的性命……”

“……我根本不知道那片星域除了东瀛军士以外还有名为霓羽族的存在。”姒武穆再次咳出一口血。

秦桧之上前一脚踹向姒武穆的腰间,接而怒斥道:“苍白无力的狡辩!你那句王乃万民之父,没有父母抛弃孩子,那我霓羽族的生民呢?他们不是你的孩子么?”

腰间的伤口被秦桧之一脚踢得裂开,血液不住的从身体里流淌出来,地面上的砂砾都被染红了一大片,谁也没注意到一些血液被挂在她腰间的凤皇斧吸收。

伤口撕裂的痛处让姒武穆的声音有些发颤:“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么你知道她么?”秦桧之突然一指他身旁的黑衣人。

“她?”姒武穆勉强转过头看向那个黑袍人,手微微的握成拳头。

“何必自欺欺人!心里不是早就有了猜测么?”秦桧之冷笑着将一块玉石砸到姒武穆的脸旁。

姒武穆看到那块玉石的时刻,眼眶瞬间红了,酸涩感在鼻腔酝酿:“她是……”

姒武穆想起了那个本应远在朝歌,笑她歌如黄鹂,为她捻着菩提祈求她早日归来的白衣女。

泪水终是没有忍得住,不争气的从眼中滚滚而下,似断线的珍珠,她望着天上的恒星,就像是古佛青灯的灯芯惶惶闪动。

这一瞬间,她终于知道折跃坐标到底是怎样暴露出去的,也知道了鲲虚和鹏举舰队的智脑系统到底是谁种下的病毒了,更知道这一路她怎么藏都无法逃脱禁龙卫追击的原因了。

是她!是她挚爱着的那个女人!剑初寒烟!

“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她嘶哑的质问那个黑袍人。

黑袍人沉默了一阵,将兜帽摘下,露出那标志性的银色长发,又将面具摘下,不是姒武穆的恋人剑初寒烟又是谁?

“背叛?她从来都不曾钟情倾心于你,何谈背叛之说?”秦桧之代剑初寒烟答道。

“……他说的是真是假?”姒武穆先是沉默随后质问剑初寒烟。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同性恋!甚至我厌恶同性恋!”剑初寒烟说着不留情的话。

姒武穆还待问话:“那你为何……”

秦桧之早就预料到姒武穆会问什么问题了,他直接道:“我和她是九鼎学院的同一届学生,我们很早就交往了!她会和你交往,也只是为了帮我报仇!”

得到回答姒武穆心若死灰,失魂落魄,她闭起眼睛,一声叹息:“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秦桧之看姒武穆心若死灰,萌生死志的模样,心中出奇的出现一种空虚感,而不是想象中大仇得报的畅快淋漓,念头通达之感。

他一挥手,示意天上的飞艇部队准备集火炮击,让这位有着第一战神之称的戢武王彻底的消亡。

他拉着剑初寒烟向远处的山坡走去,行走之间,他能感受到从剑初寒烟那只手的微微颤抖。

秦桧之安慰道:“哪怕是一只宠物猫,养久了死了都会伤心,更何况是一起生活了五年的人呢?想哭就哭吧,我的肩可以当你的依靠。”

剑初寒烟摇了摇头:“不,我并不伤心。”虽然嘴上说着不伤心,但她微微发红的眼圈已经出卖了她。

秦桧之将剑初寒烟搂住:“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再为了复仇而奔波劳累了,等我这次回去,我便辞了宰相一职,与你泛舟星海……”

“你怕是没有机会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穿透虚空,向着凤皇斧汇聚。

秦桧之与剑初寒烟只觉眼前一晃,无形无相的精气神化作风之源流从四面八方回旋而至,朝着同一质点汇聚。

那并非是真正的风,而是无数念头的集合体,包括痛苦、快意、仇恨、悲伤、喜悦……但当你用心去感受时,却会有一种无数人匆匆从身边走过的错觉,虽然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所有精气神源流流汇聚成形,只见一道人影从虚空中出现,白衣描似画,横霜染风华,他一来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身着白金色的铢衣,淡淡的白金光晕笼罩周身,衣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无暇的透明宫羽在身后随风飞舞,衬得他如同天人一般,还有那长及蜂腰的髻瀑青丝,华丽而随意地倾泄了一身。

他淡然的面容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华,其身姿超凡而孤高,脸颊上挂着淡漠的笑,冰冷而拒人千里。(未完待续。)

PS:感谢绯预的打赏。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