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可恨者必有可怜之处。(1 / 1)

她连忙掉头,却发现她进入峡谷的那片路口已经站满了玄甲黑氅的禁龙卫,再抬头望天,天空中的是一艘艘单兵作战飞艇。

姒武穆再看着山头上的那个人,握着沥泉枪的手关节发白,从牙缝中挤出那个名字:“秦桧之!”

“戢武王,你看此处又有青山,又有绿水,恩,还有风波星特有的漫天黄沙,可是一处不错的埋骨之地啊……”秦桧之居高临下的看着姒武穆,那张一看就是奸佞小人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姒武穆看着上天无门,四面环敌的境地,心道自己恐怕凶多吉少了,她把心一横,沥泉枪直指秦桧之:“今日,就算我埋骨于此,我也要取下你的狗头!”

秦桧之一点都不担心姒武穆的威胁:“那就要看看戢武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看看戢武王能否在万军从中取我首级了,开启一千倍重力场!”

秦桧之话音刚落,峡谷之中的四角升起四座巨大的重力装置,一道道磁元能量构成一个巨大的重力场,将峡谷笼罩起来。

重力场开启的一瞬间,姒武穆就感到身体一沉,手中的沥泉枪仿佛重俞万斤。

“呵,以为这么一点重力就能打到我么?我在训练场的重力倍数可比这个重多了啊!”姒武穆的眼中满是怒火,沥泉枪依旧直指秦桧之。

“哦,是么?那么就让我看看你能不能取下我的头,禁龙卫出击!”秦桧之十分从容的看着姒武穆。

禁龙卫都各自戴上反重力装置,无视这能把普通人压成肉泥的千倍重力。

姒武穆纵然身处千倍重力场,依旧枪出如龙,一朵朵银花在禁龙卫的身上绽放,带出死亡的色彩,这重力场不仅没有让沥泉枪的威力降低分毫,反而如虎添翼,在千倍重力加持之下的沥泉枪简直比攻城大锤还管用,真真是擦着就伤。碰着就死。

但千倍重力带来杀伤力的提升,却也带来体力上的严重耗损,不一会儿,姒武穆就额尖冒汗。一层细密的汗珠在洁白的额头上闪闪发光。

她手中沥泉枪一挑,一个禁龙卫尸体上的反重力装置被她一把抓住戴在腰间,重力带来的影响顿时消除。

沥泉枪在她手中简直舞出花,一时之间只见一朵朵暴雨梨花在她周身绽放,根本没有人进入她的枪围或者刚一进入她的枪围便被捅成血肉模糊的人肉靶子。一时之间她的周身已经没有禁龙卫了。

骤然之间,一阵不妙感传来,她连忙抬头望天,却见天空中密布的单兵飞艇的炮口已经亮了起来,一道道激光像是雨水一般降下。

她把心一横,手中现出湛卢剑,剑出如风,以期抵挡漫天散射的激光。

但风又怎么赶得光快,不一会,她那身金色铠甲上便出现一粒粒的黑斑。也亏得她身体强度堪称宇宙第一,这些激光仅仅伤到她的皮肉。

她立马做出最正确的决断,无双斗气爆发,身体如同一只鹏鸟,直冲着舰队群而去。

在她飞跃之间,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又有危机,她连忙侧身一躲,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这道剑气。

饶是如此,一缕青丝还是被这剑气斩去,顺着风飘向远方。

她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若是再慢一秒,斩得便不是头发而是头颅了。

她转头看向偷袭她的人,待看清那人的衣着,再感受那人身上的剑意。果然是那人。

只见那人身着一件黑斗篷,将身子严严实实的遮起来,脸上带着一张笑佛面具,便是昨晚伤到姒武穆的人。

“阁下是慈光剑宗的哪一位?”姒武穆手中现出沥泉枪,看着那黑斗篷之人。

“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黑斗篷人故意沙哑着嗓子道。

“藏头掩面,鼠辈之为!万代河山满江红!”姒武穆手中的沥泉枪毫不留情的向着黑袍人刺去。这一刺似要把虚空都给捅穿,一道如破晓晨曦的红光闪烁而起,枪芒宛若闪电贯空而至,堂皇正大的气势不断攀升,犹如鲲鹏展翅,同风九万里。

“一为极之始.禅以一为终!”那人竖起两根手指,引动漫天黄沙,无法形容的精妙剑技,只是轻轻一点,姒武穆的沥泉枪竟而倒卷而回,万代河山满江红的威力丝毫不落的回复到姒武穆她自己身上。

锵然声响,姒武穆被震得连退数步,虎口也被震裂,流出潺潺鲜血,沥泉枪脱手飞出,扎入上方的山壁,过半没入其中。

接着她身形一颤,体内溅射出数百道剑气,带着飚扬的血水,用来束的蝴蝶结被剑气撕裂,马尾散开,长飘扬如天女下凡。

“你是谁?为何这么清楚我枪法中的猜测?”姒武穆强撑着站起,仔细的搜寻着黑袍人的身上显露出来的信息。

突闻秦桧之一声大喝:“退!”那黑袍人连忙退身而去。

随后,一股强烈的威胁感在脑中升起,但还不等她反应过来。

耀眼的白光与刺耳的轰鸣已经在她身上传出,随后剧烈的痛感席卷了她的意识。

好不容易等到她的意识稍微恢复,就听秦桧之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戢武王,反重力装置中的反物质弹的味道不错吧!”

姒武穆睁开满是鲜血横流的凤目看着秦桧之,声音沙哑得就像破锣一般:“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秦桧之……”

谁知秦桧之一把扯下自己的衣服:“不,此刻的我不再是大夏的臣子秦桧之,而是霓羽族遗民慕容情!”

一对残缺的羽翼在秦桧之的背后展开,他的眼中满是复仇的怒火:“戢武王,还记得十年前因为山海关之战被你牺牲的霓羽族么?”

“霓羽族?”任姒武穆搜遍整个脑袋也找不出一点有关霓羽族的信息。

秦桧之颇有几分苍凉的笑了起来:“哈哈哈,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将功成万骨枯!只要能打胜仗!对你这种大人物来说,牺牲些许东西又有什么不可呢?甚至被牺牲之后连名字都记不住!”(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