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山中岁月 下(1 / 1)

连日的大雪终于停了。

除雪的弟子们陆陆续续的到达的各自分工的地方,不同颜色的灵光开始在东瑶山中闪烁起来。

一名练气七层的少年一挥双臂,一大片的积雪便化成了液体,顿时引起一阵惊呼。

“摇玄师弟,你这弄出这么多水来到晚上全得结成了冰,还不如不清扫的好。”距离他最近的胖修士一面抖着衣角上的水渍,一面不住抱怨起来。

名为摇玄的弟子一挑眉,“雪遇到水化得才更快。谁还会等结冰呢,待全化了把地烘干就是。”

那胖修士被他这么一怼,不开心了,“好歹我是你师兄,能不能有个跟师兄说话的样子?”

摇玄“呵呵”两声,手臂向着胖修士一举,一张方方正正的厚纸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纸板上没有字,只是饱满的画着一张人脸,一张正在翻白眼的人脸。从胖修士的角度看,那人脸正正的对着他。胖修士一火,亦是掏出了一张纸板来甩向摇玄。

他这张上面的表情却是有趣了许多,看上去丑出了一个新境界,却能同时的表达出鄙夷、无奈和挑衅的意味。

摇玄冷笑一声,手中灵光一闪换了一张表情图画出来。那是楚璎珞的半身小像,画的十分之逼真。“不服来战”的意味溢出画面。

胖修士深吸一口气,双手齐动挥出了两张表情。

四周的弟子们一面除雪一面扭头围观着这场表情包大战。

隔了几丛灌木的石梯上,长林真君摇了摇头,不由自主的叹息起来。“这些孩子真是,......。”

明心仙尊当年的无奈之举居然成了一种流行。

时光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他心中很是有些不是滋味,却依旧希望这些弟子永永远远也不要懂得明心仙尊当年的心情。

有什么比太平年更重要呢。

长林真君闷着头走到了太一峰前方的英灵冢。那一年陨落在苍梧的同门们也葬在了此处。凌晨的时候已经进行过大祭,现在他是想独自来看看天英真君。

走到英灵冢前时他才发觉一边的长廊前还有一个人在上着香。

长林走过去行礼,“弟子长林见过首座太上长老。”

苏锦歌转回头来微微颌首,“来看天英真君?”

“是。”长林应了一声,抬眼看了看苏锦歌身前的那两个牌位:太一峰徐紫萱、苍木峰徐紫菀。

长林真君其实常在这里见到苏锦歌的。与他一样,她也常会在大祭典礼之后单独来这里待上一些时候。通常是单独的祭一祭宁心真君的。有时候也会看到她祭奠其他一些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祭这两位弟子。

这一排供奉的是当年死守扶光的那些修士。

长林真君很是诧异。苏锦歌祭拜完毕倒是反常的与他解释了几句。“当年在画水谷曾答应过等这两个小姑娘筑基,便送她们件礼物。没想到今日才在这里发现她们的名字,......。”

苏锦歌叹息一声取了两把扇形的法器出来,放到那两座灵位前焚掉了。

长林真君一惊,“仙尊,这两件法器乃为极品。”

苏锦歌点点头,“可是我准备将它送谁,谁就会陨落。这样的东西还是不要留着好。”

长林真君犹觉惋惜却也不再说什么。

两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各自焚纸上香不再言语。

苏锦歌已经祭奠的差不多,焚尽了那两把扇子后便准备离开了。她走到宁心真君的牌位前,道了声别后方才抬脚离开了。偌大的地方便只剩下长林真人自己的絮絮叨叨。

“您说不收我这样的徒弟。可是长林心里是把您当师父的。”

“长林没有师父。若不是太上长老弄出那些天才地宝,我这样的人丹都结不成。在扶光那么久,只有您肯教诲长林。”

......。

苏锦歌没有回太一峰,而是去向了灵水峰方向。一面走一面想若是师祖还活着,眼前这头疼事也都不是事了。

当初她央了句来,将那些自苍梧涌出的凶兽全部消灭掉。只是到底还是晚了。

烛扭转的时间并不多,甚至少到了超乎想象。她不过才逆回了半刻钟而已。那个时候的苍梧早已血流成河,形同炼狱。等句载着她赶到时,已经有数不清的修士以身殉道。佛子与乌娘皆是重伤,重华真君的身躯被撕成了碎片,元婴在雪玉和紫魅的保护下勉强得以留存。

那小小的元婴在小镜峰沉睡了几百年,天材地宝用了无数,终于在去年秋日里醒了过来。

苏锦歌是开心的,可紧接着她头疼了起来。

不违道义又十分合适的身躯本就不好寻的。耗费了那么多力气才寻来了一具身躯,重华真君却只给了六个字,“这么丑,我拒绝。”

之后又陆续的寻来了两具身躯,重华真君只看了一眼,就甩出两个字来“丑拒。”

在第三次时,苏锦歌觉得一定是她的额角抽的太厉害,致使脑筋也抽了起来。她居然说:“若徒儿会用莲藕给您捏具身体便好了。”

于是重华真君直接忽略的那个“若是”,十分开心的寻出工具,打算亲自来雕琢新身体。

苏锦歌急忙解释,可是在她出口之前紫魅就变戏法一样的抱出一大堆的莲藕来。看着一只元婴和一只狐狸兴高采烈的研究着材料,苏锦歌忽然不想解释了。

与其解释还不如加紧寻一些以元婴之身重修的案例、功法来给重华真君。等他再次灵感迸发研究出适合自己的重修之法比苦苦劝说要更实际更有用的多。

送完案例功法自小镜峰下来之后已然是暮垂四野。苏锦歌从百果峰下捡起了喝的烂醉的乌娘,向着峰上走去。

雪后的风格外的寒也格外的清甜。

乌娘使劲的晃晃头,从苏锦歌的肩膀上抬起了头,“主人你回来了?今天不住太一峰了吗?”

“嗯。”

“刚刚镇渊真君来讨酒,我拿了一坛十年秋给他。”

“嗯。”

又走了一段路,乌娘的嗓门忽然大了起来,“主人,你能不能别像抱小孩子一样抱着我?!”

苏锦歌道了声,“好。”随即乌娘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许久之后,百果峰上又传出了乌娘的声音,“听说一空现在又是个小老头儿了。”

“乌娘?”

“主人你不必劝慰我。我知道,六界众生熙熙攘攘,能够得偿所愿者又有几人呢?我只是觉得心中发闷罢了。”

“你不是早就不喜欢一空禅师了?”

“我那是装的呀。他跟以前那些美人都不一样的,我不知道他哪里好,可是我就是喜欢在他身边。”

“你不是也喜欢在太阳底下。”

“......。”

“乌娘你有没有想过,一空禅师是天生的佛陀又有累世的功德。他的身上有大光明的气息。只怕不止你,凡是金乌兽都会被他吸引。”

星子一颗一颗亮了起来,寒而甜的风吹过百果峰,扫落了一层挤在果枝头上的雪片。

乌娘的声音穿过层层的枝桠,依旧是格外的响亮,“以前你说过要给我买面首。”

“你后来说不要了。”

“没有,你记错了。”

冬夜的扶光于静寂中藏着无数的温暖喧嚣。雪后的夜空格外的清晰,更显的高远而辽阔。

段青崖坐在一处屋脊之上,美酒烧出了一腔的畅快。

不知是哪位弟子吹起了一曲竹笛,曲子顺着寒夜的风飘得悠远。他拍着酒坛,和着那曲唱起了一首旧词。

“还曾记当时年少,

轻衫薄酒仗剑逍遥。

......。

百果峰,苏锦歌倚着门听的入神。

洞府之中,乌娘正上蹿下跳的翻找着灵石。

看着重新恢复元气的乌娘,苏锦歌微微的笑了起来。她想,待师父弄出了元婴重修的功法后她便开始闭关吧。[没开玩笑的全书完]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